【李萍】朗诵是很个体的娱乐,表达自己的情感第一重要吧我从来不在乎“权威”答案,或朗读,离我们有多近呢?
​【武广生】@张缨 Ying 这样认真才是一个朗读爱好者应有的学习态度!向你学习!了解、理解、表达!什么时候变成文字是诵读者内心要说的话时一定会不一样了!字正腔圆易,字音句有内涵才最重要!说给谁听?听众多少?自言又是在什么场合?都要想好。体会啊,说的不对只当讨论。
【李宁】@张缨 PA 我处理《面朝大海…》是把它当作一首悲情诗,它写于1989年1月,2个多月之后,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,其实,他写《面朝大海…》的时候已经决定赴死了,这是一首向这个世界的告别词,或者说是诀别词,不应该把它处理成“欢乐颂”式的,应当是低回婉转、不忍离去、充满留恋和祝福………这是我的理解和处理。与你和大家分享。
【李宁】说到这里,也与大家分享一点“音诗画”录制的幕后花絮,因为我每次想到这些,内心都充满感动。这次制作《江南古镇》,作为大学教授的张淑琴老师反复录制了十几遍之多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认真、这么谦逊、这么求精的人,把爱好当作了工作。张缨在最后作品成型之后,发现有一个字音不准,就又重新录制一遍。雾龙、武斌两位大男子汉也是录制了好几遍,只要乔导提出意见,他们就重新录制。上一次《森林六重奏》的“音诗画”,像加州的武广生老师、芝加哥的赵妍老师已经是专业的朗诵家了,都不辞辛劳,反复录制,俄亥俄的镜照(张树强)和波士顿的张旭光声音那么好,也是在乔导的指导下反复琢磨,真可以说是“为求一字安、耐得半宵寒”。还有为我们配乐的穆老师,在繁忙的工作之余,全身心的投入,精选配乐,常常是一首作品给出几种配乐效果,让我们选择。有时全首配乐都很好,只是在一个段与段的接口处有一点点瑕疵,他也重新修过、重新下载还有北京的视频制作人员,因为要迁就北美地区的时差,常常工作到后半夜……总之,在每一篇美好的“音诗画”后面,都凝聚了作者、导演、每一位诵读者和所有幕后工作者的大量心血,有时想一想,一方面我心有不忍,觉得耗费了大家太多的时间,另一方面我又觉得生活是多么美好,有这么一批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爱好、共同的理念、共同的期盼,把这件事做的多么好啊我们只有更加努力的走好一步,力求使每部“音诗画”作品虽不能完美,但力求更美,对得起大家的努力

@2020 北美朗诵之友会    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